武汉婴儿用品进口联盟

即使你不美,但你是你就好

繁星戏剧村2018-06-20 02:34:26


2017年2月5日

繁星戏剧村第932

你必须完完全全

接受一个

不完整的自己

才不会时刻感到活得很累



没有翅膀的女孩,是小倩第一次介绍她自己用的备注词。

?

小倩,西北姑娘,今年27岁,2岁时因为一次意外失去了一只手臂。目前生活在大理,以摄影为生。

?

小倩的微信头像,是一张自己睡着时的照片,躺在明亮的大红色沙发上,枕头盖住身体,露出一只纤细白净的手臂。她没有装假肢,任由身体残缺着。




家人和朋友问她为什么不戴假肢,那样多好看。小倩被他们这么认真的“关心”搞得不好意思。那是一种你明明有把握驾驭,但他人总以为你需要外援的理解偏差。

?

当你不接受某些东西时,就会有在意,在意里生出抗拒,于是,它便成为心里的残缺。不能揭开,不能提及。

?

小倩出离了这个套路,她接受一切。甚至“残疾”这个概念在她的认知里是不存在的。



“如果一个人没有手,我只会觉得她只是没有手,没有手不会死,如果她不会说话她不能走路,如果她就是被世俗认定残疾,那又有什么,你不觉得这些残疾很酷吗,它是生命赋予我们的特殊符号。”

?

残缺一旦存在,只能自己和自己死磕,别人的力量只是锦上添花,自我突围才是最核心的点。

?

摄影过程中,偶尔遇到小孩子调皮,小倩会蹲下来抱着他,然后轻轻柔柔地说,调皮有时会招致危险的,你看小倩小时候就是太调皮,胳膊摔断了哈。



“其实没有任何人在意你的残缺,那些自卑从哪儿长出来就得从哪儿连根拔起,疼是常态,不要犹豫,直至彻底干掉那些恶魔。”

?

大学读到一半,小倩要退学。父母不支持也不反对,任由她自主选择要走的路。

?

一个太过在乎自己内心舒服与否的人,虽然未来尚不可知,却坚定地顺心而行。一直以来,所有的决定都是和内心理性谈判的结果。



那年刚满20岁,她被自己抛进生活的熔炉里,跌跌撞撞。路边摆过摊,做过365棋牌苹果安装包_365棋牌送分_365京罗棋牌游戏平台生意,后来在西北家乡一座小城做设计。

?

“风平浪静地做了一年多,那天早上上班后坐在办公室,听到心里在说话:走啊,待在这种地方等死吗?走啊。”

?

于是她就走了。去哪儿,不知道。



想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就必须用最大的劲儿拎起这一意孤行的后果。

?

要生活,就要有一技之长,她去南方系统地学习摄影。

?

似乎天生可以嗅到某种情绪,这让她的摄影作品多了独特的气息。柔和,有生命力,能感受到呼吸。


△小倩摄影作品。


“其实是因为苦太多。叛逆、张扬还有黑暗,是我用来踩在脚下成为一条路的,如果我再去宣扬这些,那我就是在自焚。”

?

“从灾难发生那一刻,就已经是悲剧了,若反反复复和这些东西纠缠下去,根本就没办法正常活。

?

“于是我看到光,看到那些美,会有渴望,所以希望可以用短暂的光,或被定义的美,来呈现一些东西。”



去年秋天,一个女人通过微博找到小倩,想要小倩帮他们母子拍一组照片。简单交流后,小倩背着单反,去到福建沿海一个边陲小镇,与这对母子生活了半个多月。

?

小男孩叫恩恩,从生下来就被医院判了死刑,女人不相信,一米五几的她背着儿子,从福建到佳木斯,从南到北,几乎跑遍全国能治这种病的医院。

?

后来,恩恩活下来了,但伴随他的是,脑瘫、癫痫、小儿麻痹。


小倩去到他们家,看到那个家整洁无比。女人把家里收拾的一尘不染,客厅常年插着鲜花,她从不会忘将快枯萎的换成最新鲜的。

?

恩恩四岁时,还不会走路,女人就做了一个铁腿,让恩恩站在里面,每天一边做生意一边牵着一条链子拉着孩子走,刺激他的身体知觉。后来竟真的学会走路,虽然依旧摇摇晃晃,但对她来说,已是巨大的欣喜。


拍完这对母子,小倩说,“这些年走走停停,从未觉得有所牵挂,唯独这次,五味杂陈。”


△恩恩母子


“小地方人言可畏,那个县城对她来说,甚至是足以滋生恨的地方,但每每遇到路边遇到乞讨的阿公阿婆,她都会给钱,她自己生活并不好过,却用最大的善意对这个社会。”

?

“有一天傍晚陪我去修相机,背着大包小包已经很重,路上还不忘买几盘花带回家。”

?

这个女人,生命给她的每一次选择都让她毫无退路,她走啊走啊,不知道明天醒来会更精彩还是更糟糕。


△小男孩恩恩的妈妈。


太多残缺的人拼命去创造自己的生活,这创造和探索的过程本身就是美。小倩被这些美治愈并滋养着,活到如今这般模样。

??

她说,“‘完整’是一个危险的词。我总觉得,完整对我来说意味着结束,某种程度而言,残缺更打动我。”

?

因为这外在的残缺,她每一次对生活的探索都异常用力,奋不顾身抛出自己,疼是常态。但她说,人在蜕变的过程里,疼就对了。



今年年初,小倩去了大理生活。比起城市,这里更加柔和。“这里有些氛围其实是假象,许多年轻人无所事事麻醉自己逃避现实,诗与远方是一种自我构建,其实哪儿都有苟且,大理就没有吗?自我体系建立不起来,走哪儿都一样。”

?

27岁,却过得深居简出,住的地方远离热闹的古城,除了外出拍照,基本不出门。只有在创作时,才会燃烧。她总是把自己当成一个隐形人,只在需要的时候出现,不需要就好好做观众。



很多成年人,都带着某些固有的“童年创伤”在生活,有的是内在的,有的是外在的残缺,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在与这残缺对抗,最常用的方法,就是粉饰和遮盖,然后越活越累。

?

小倩的方法是,“不断告诉自己,你不美,但你是你,就很好了。”这是她与自己达成的和解,想往前走,就要卸下累赘。

?

对命运坚韧,对生活柔软,同时保持着对内在探索的好奇心,虽外在残缺,心却很圆满。



与残缺永远和解


本期作者 七月

小倩微博:木子茜

图片摄影: 小倩


好好虚度时光专注报道文艺女性朝九晚五之外的活法倡导做无用之事度有涯之年。理想的生活就是坦诚面对自己好好虚度时光。欢迎关注获得更多理想生活的灵感微信公众号ID:hhxdsg)







点击阅读原文

可享受八折优惠哦!

Copyright ? 武汉婴儿用品进口联盟@2017